24小时服务热线0516-89862888
    常见问题
    常见问题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常见问题
    惊呆了!黄石:辣椒酱罐头瓶暗品千万老板竟是毒贩!
    来源:爱游戏app下载  作者:爱游戏App官网入口  发布:2022-09-29 01:01:59访问量:3

      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却因为赌博、毒品走入了深渊,让人意想不到啊,所以远离毒品,珍爱生命,不要因为好奇而沾染上毒品,也不要被金钱所诱惑而去贩毒,要不然后悔都没用了!

      今年8月底,黄石警方掌握到一条线索,有人利用辣椒酱罐头瓶伪装成普通快递件从境外贩毒回国内。9月初,民警化装成快递员暗中蹲守,将3名嫌疑人一网打尽,缴获“”99袋近2万颗,重约2公斤。让人意外的是,其中一名谢姓嫌疑人曾是身家千万的老板,因经营不善导致公司出现亏损,遂迷上了赌博。不想结交的赌徒中竟有“瘾君子”,将其拉入贩毒泥潭难以自拔。9月27日,记者从黄石警方了解到该起案件的背后故事,让人警醒。

      今年8月底,黄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掌握到一条线索:有一批从缅甸走私到云南的毒品,被藏在快递包裹中将邮寄到黄石市铁山。黄石开发区·铁山区公安分局立即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进行暗中调查。

      很快,专案组民警查到了该包裹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但在进一步核查中却发现对方用的是化名。“既然利用快递隧道运毒,肯定会有人来收货。”办案民警介绍,通过对收信人的电话进行调查时,发现这个电线岁的阳新人申某,而此前申某因吸毒,被公安机关处理过。

      9月5日,专案组民警查到该快递包裹于当日下午到达铁山地区一快递站点的消息后,立即组织警力,换上快递点的工作服,伪装成快递员进行暗中蹲守,同时对申某展开调查。在对申某进行暗中调查时,却发现其当天却并没有到铁山。

      “难道信息有误?”为了不惊动嫌疑人取货,伪装成快递员的民警仍在进行布控。

      而此时,一辆棕色小轿车引起了蹲守民警的注意,该车绕着快递店转了一圈后,其中一名男子下车在旁边的商店购买了一瓶水随后离开了。但没过多久,这辆车又驶到附近停车停了下来。民警发现车内有两名男子,通过调查,车内两人分别是54岁的阳新人谢某和55岁的阳新人范某。

      随着调查的深入,专案民警发现申某与谢某、范某来往十分密切,3人时常混迹于麻将室。由此,民警敏锐感知到谢某、范某两人与该起邮寄毒品案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他们警惕性很强,也在寻找取快递包裹的最佳时机。”参与此次抓捕的禁毒民警介绍,谢某和范某进入民警视线后,两人虽然浑然不知已有民警在布控,但他们却十分狡猾。在经过几分钟的观察后,范某又缓缓下车,当民警准备伺机抓捕时,没想到他也去了快递点旁的小商店买了一瓶水,之后便与谢某一同驾车扬长而去。

      “难道被发现了?”提前布控的民警发现对方要走,便开始对两人进行持续追踪。可当民警没追多远,就发现他们的车子将速度减了下来,一直在附近转悠。

      “他们很耐心,从下午1点出现,一直等下3点才开始行动。”办案民警介绍,当天尽管天气十分炎热,在外蹲守民警的衣衫也早已被汗水浸湿,但他们始终坚信,嫌疑人定会再次回到快递点取货。在警方看来,这是一场耐力的“博弈”,他们等待着嫌疑人跨门而入的那一刻。

      下午3点,快递点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宁静,是谢某的来电。电话中,谢某称其现在不方便前来取件,让快递点老板将该快递送至另一个快递站点,让其朋友范某代为取件。

      看透谢某有意将快递转移的意图后,民警让快递点老板以店内客人较多的理由拒绝了谢某的请求,并称其有事要外出,若谢某要取件就得早点来。取件心切的谢某只好答应亲自前来取件。

      几分钟,棕色小轿车再次开到快递点附近停了下来,只见谢某大步走进该快递点,正当其抱着包裹签字确认收货时,3名伪装成快递员的民警将其拦住,并迅速控制。

      与此同时,另一路抓捕民警也已赶至矿山路快递点将在此等候的范某抓获,参与该起案件的申某也在当天被阳新县公安局民警抓获。

      做到人赃俱获后,民警拆开了包裹查验,在将暗藏在辣椒酱瓶子中的一袋袋毒品取出时,经清点,民警在快递包裹的8罐辣椒酱里找到99袋近2万颗的“”,重约2公斤。谢某自知无法抵赖,这才低下了头。

      谢某、范某归案后,专案民警连夜对他们进行审讯,但面对民警讯问,他们只一味声称知晓难逃法律的制裁,但对于案件详情闭口不谈,企图蒙混过关。

      见此,民警转换审讯思路,耐心地与他们拉起“家长里短”,在了解谢某惦念家中妻儿后,民警柔情执法,安排谢某与其妻子、哥哥见了一面。直到见到愁容满面的妻子,谢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痛哭流涕,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原来,谢某曾是家人的骄傲。20多年前,谢某便开始创办起了公司,从事建筑、石材等生意。最高峰时,在武汉购买了几套房产,身家达到千万元,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近两年,谢某因为经营不善出现亏损,时有债主上门催债。无奈之下,谢某只好结束了生意。无所事事的他开始迷上了赌博。也就是在此时,他认识了常混迹牌场的申某、范某等人,身为“瘾君子”的申某唆使其用毒品来排忧。

      今年5月,申某找到谢某、范某,称其有朋友可以从缅甸弄到一批毒品,只需每人出资1万元钱。申某称,收到货后,再高价转手卖给吸毒人员,既能满足自己吸食毒品的需求,还能大赚一笔来还清债务。申某的这个提议,让身陷囹圄的谢某看到了“商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笔买卖,从而走上了这条贩毒的歪路,也将自己一步步推进了深渊。

      “这一切罪我都认,我唯独对不起妻儿,今后他们可怎么办啊……”回首自己沦为毒贩的这一经历,想到家中的妻儿,谢某的眼中流露出无助的神情,有好几次紧握拳头捶打自己的头部,可惜为时已晚。

      目前,谢某、范某因涉嫌贩毒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